新华社上海6月22日电 题:邹碧华:司法体制改良的“燃灯者”

  新华社记者黄安琪、兰天鸣

  2014年12月10日,时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在赶赴一个司法改良座谈会途中突感不适,送医院抢救终告不治,生命定格在47岁。

  2014年7月,上海率先在全国拉开了司法体制改良试点大幕。邹碧华正是上海法院司法体制改良方案的主要起草者之一。

这是邹碧华像(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为了提升法官素质、提高办案质量,上海司法体制改良试点方案提出要成立法官员额制,即法官占步队体例总数的比例限定为33%。

  过去,法院内部“混岗”模式导致法官基数普遍高于员额比例。在司法体制改良初期,不少年轻法官,出格是助理审判员,担忧员额控制会影响此后职业成长前景。

  是遵循司改精神择优选取办案骨干,还是“论资排辈”?邹碧华强调而且始终对峙,必然要腾出员额让年轻人有机会加入遴选。他认为衡量一个法官的程度不能单凭“计件”,因为“简易案件占用时间较短,疑难案件可能占用法官很多的精力”。

  邹碧华的同事回忆说:“一个双休日,我们把某家试点法院200多个法官的案件管理情况数据交给他,没想到他认为案件难易度无法从数据中看出来,必需看案卷,他让我把这些法官的案卷质料调出来给他看。”

  从此,邹碧华在全国法院创始案件权重系数理论,设计多项审判处理评估指标,旨在进一步健全科学评估体系。

  改良审判权力运行机制,落实“审理者裁判、裁判者卖力”,也是其时上海司法改良的重要内容。

  邹碧华认为,“摸清现状”是制订改良方案的前提和根本,因此他不怕“冒监犯”。一方面,邹碧华对上海各级法院审委会讨论案件的数量进行了梳理;另一方面,在全市法院做调盘问卷,内容主要涉及各基层法院是否存在行政干涉的情况?如果存在,有几多?而且还会听取相关意见和建议。

  别的,邹碧华发起成立职业共同体,争取各界对司法改良的共识,让法令从业者看见了光亮、增强了信心。

  “有的法官显得非常强势,不肯意多听律师解释;有的法官在法庭上不注意听取律师的告诉和意见,或者在感受律师告诉和意见与本身内心认知相左时,随意打断律师发言……这些问题如果不加以治理,将会对中国的法治发生巨大伤害。”邹碧华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就在邹碧华逝世的前一天,他所主导敦促的上海法院律师诉讼处事平台正式上线运行。

  邹碧华去世后,被先后追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改良先锋”“最美格斗者”“时代表率”“全国榜样法官”等荣誉称谓。

  近年来,法官对案件质量终身卖力的司法责任制不绝深化落实;审判处理评估日益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全流程无纸化庭审在更多法院成为常态;更多年轻法官正在工作中崭露头角……作为司法体制改良“燃灯者”,邹碧华一直激励着广大司法干部忠诚履职、为民处事、继承作为。

原标题:格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数风骚人物丨邹碧华:司法体制改良的“燃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