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早恋现象很普遍,而不少女孩子对于第一次也不那么看重了,在十七八岁的年纪,恋爱了,就以为自己已经遇到了对的那个人,便早早的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还想着这是十八岁我的第一次,我们一定会幸福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的第一次就是这样奉献出去了,当时我看着落红的床单,脑袋一阵眩晕,没想到第一次竟然是这样的感觉。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在大学就奉献出我的第一次,当时的痛到现在都铭记于心,而他的温柔直到现在我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由心的感谢他给了我美好的第一次。
 
十八岁我的第一次
 
我是在大一的时候认识连成的,那时的我刚刚从南方偏远的农村来到了我从小就向往的北京,随着对大学生活新鲜感的消失,我所有的绚丽梦想也像肥皂泡一样灰飞烟灭,剩下的只有经济上捉襟见肘的尴尬和外表上自惭形秽的悲哀。
 
我从小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孩子,而城乡之间的巨大差别却让我在那个时候迷失了自己,我的内心深处极度的自卑,而对外,我却以极度的自尊来保护自己。我敏感脆弱,就像一只随时准备战斗的刺猬,任何人的不经意的一句话也可能引起我愤怒的反击,而反击的结果却往往是对自己更深的伤害。我就在这样一个怪圈中越陷越深,几欲疯狂。
 
连成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在我又一次因为一位男同学的小小玩笑对其大加指责而又孤立无援时,连成不顾众多同学对我的不满,站出来说:“这件事情不是杜静的错,大家和女孩子开玩笑的时候要注意分寸。她那么容易害羞的女孩子能听得了你们这样的话吗?”听了他的话,不知怎么搞的,从来不在别人眼前掉泪的我当时所有的武装崩溃无遗,泪水让我不能自持,我全部的委屈和压抑都随着泪水释放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连成,他一直就坐在我的左后方,我每每在不经意间回头时,总会看到他关切的目光,就像是凛冽寒冬中一抹和煦的阳光,让我冰封的心感到了一丝温暖,我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
 
不久之后,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所有的同学,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甚至包括我曾经深深伤害过的同学都开始对我友好起来,上课、下课以及在餐厅,所有的同学见了我都会像老朋友一样跟我打招呼,自然而又亲切。所有同学自发举行的活动我都在被邀之列,初始的迷惑之后,我慢慢地、自然而然地融入了集体,内心的自卑也随之慢慢化解。我重新变得随和开朗,开始了我快乐的大学生活。
 
后来,在一次和一个室友的交谈中,我终于得知同学们变化的原因。室友告诉我说:“连成有一次召集我们,和我们讲述了他曾经的故事。他说他从普通学校升入市重点中学的时候也曾经历过和你一样的遭遇,而且……”舍友鬼鬼地一笑说:“他说他敢打保票,说你绝对不是一个像你外表看起来那样好斗狭隘的女孩,而是一个善良宽容的女孩,他说,我们都来帮你一把,就能看见真正的你。果不其然啊!哈哈!连成真是料事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