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网:2021年9月2日报道,因新冠疫情遭受74年来最严重衰退,特朗普顶着34%的史上最低支持率离任,新任总统拜登上台不到两个月,就签署1.9万亿的纾困法案,后面还有多个万亿级法案期待通过和执行……

这样的情景,是否让你想到1933年的美国——萧条的经济几乎摧毁这个国家,工业产出下降三分之一,共和党籍总统胡佛黯然离任,民众用鸡蛋和烂水果迎接他的车队,民主党籍总统罗斯福上台,两年间通过三万多项工程,用“以工代赈”的方法重启经济。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说,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押着相同的韵脚。

将近一个世纪之后,美国的国运几何?“拜登经济学”是否能像“罗斯福新政”一样,让美国再创辉煌?还是一如历史上所有强国,免不了没落的结局?

自由主义到“大当局”

“拜登经济学”有两大感化

上世纪80年代,美国前总统里根通过成立“小当局”,减少开销、降低税收,不搞财产再分派。有钱人虽然会因此更富有,但他们会加大消费和投资,财产由上渗漏而下,最终使各阶层受益,被称为“渗漏理论”。里根在其时实施的奇特经济政策也被称作“里根经济学”,这也是带领人名字后面加上经济学的首次用法。

有趣是的,多年后的“拜登经济学”最大的特点正是对“里根经济学”的全面反叛。好比,在2022年的预算案中,拜登说,这份预算案反应出“渗漏理论”从来就没有起效过。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高级讲师袁志乐认为,与里根经济学的“小当局”截然相反,“简单归纳综合‘拜登经济学’,就是‘大当局’。”他指出,拜登治下的“大当局”在经济规划中有两个主要感化:一、收入再分派;二、促进恒久经济增长。

经济学人智库(EIU)资深阐明师麦克·弗兰克则暗示,“拜登经济学”可被描述为,美国国会目前正在辩说的两个凌驾万亿美元的倡议:1万亿美元的根本设施方案和3.5万亿美元的预算决议。

再加上拜登上任不久就已签署的用于新冠纾困的1.9万亿美元,总共6.4万亿美元,占美国国内出产总值(GDP)的近30%。如果将其看作一个经济体的GDP,将是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弗兰克说,“拜登的经济打算并没有很多全新的想法,但容纳这些规划的政治空间却很新颖。”

回应紧迫的挑战

拜登,“今世罗斯福”?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指出,拜登的打算,大抵分为三步:

第一步,美国救援打算,共1.9万亿美元,旨在救助新冠疫情中的受冲击最大的人群,同时支持疫苗和防护服等医疗资源。

第二步,美国就业打算,共2万亿美元,重建全国的根本设施,刺激制造业回流,缔造数以百万的新工作。

第三部,美国家庭打算,共1.8万亿美元,降低医保开支、降低家庭根本开支,为早期儿童保育和大学提供资金。

任何熟悉美国经济史的人,不难发明这种布置背后的相似之处——罗斯福在实施新政时的核心是三个“R”:救济(Relief)、再起(Recovery)和改良(Reform)。

实际上,拜登对付他和罗斯福的相似,不只毫不避忌,甚至在鼓励这种联想。

他刚上任就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装饰一新,在壁炉上方最中心的位置挂上罗斯福的画像。

弗兰克称,“拜登本人也乐于各人将他与罗斯福进行比力。”两人的相似之处在于挑战的紧迫性,以及必需要有斗胆想法来应对。正如罗斯福认识到需要采纳广泛、果断的动作来辅佐美国挣脱大萧条,拜登打算的规模也强力地回应了疫情的挑战。

至于两人的区别,差异的学者看法相异。

袁志乐称,罗斯福认为,当局应该增加当局开支,通过刺激需求,将经济拉出萧条。而拜登则认为,除了对经济的短期支持外,还应该通过投资根本设施和技术来提高国家恒久的出产力和竞争力。

弗兰克则认为,罗斯福从底子上改变美国联邦当局的角色,确立了联邦当局在提供国家根本设施和一般福利方面的感化,影响至今。而拜登的法案,虽然强调联邦当局在新范围的感化,如气候变革和家庭政策,但并不像罗斯福新政那样具有厘革性。

拜登打算似乎“对症下药”

美国未来命运将如何

2021年3月,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SCE)公布评估陈诉指出,美国有凌驾4.5万座桥梁处于糟糕的状态,有凌驾40%的公路都处于“糟糕”或“一般”的状态,凌驾15%的废水处置惩罚系统都已经到达或凌驾它们的设计容积,数百个水库每天都在呈现故障,因公路状态不佳导致的交通阻塞让上班族每年通勤时间平均增加了54个小时。

过去这个冬季,德克萨斯州在极端寒冷天气中遭遇长时间大面积停电,使得根本设施问题再次甚嚣尘上。

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将问题归咎为联邦当局多年来不作为。而拜登如今的打算似乎是对症下药。

袁志乐暗示,有研究表白,美国的根本设施投资不敷。根本设施和技术进步是一个国家恒久经济成长的两个基本要素。因此,拜登的投资打算对美国经济苏醒是须要的。

弗兰克也认为,拜登这些打算无疑将有助于使美国经济更具竞争力,提超过产力和促进增长,这些投资是早该进行的。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说过,“不要浪费一场危机”。拜登操作眼前的危机,通过超常手段,试图扫清美国恒久竞争力成长的障碍。

不外,收益越大,风险越大。

如果细看美国债务规模,美国联邦债务在疫情打击下,2020年猛增4.2万亿,总额到达21万亿美元阁下。如果6.4万亿全部实施,债务承担将远超上述极值。

“影响拜登经济政策乐成的关键是如何为大规模支出打算提供资金。”袁志乐阐明,最抱负的情况是美国经济强劲苏醒和增长,税收的增加可以支持该打算。然而,如果情况不如人意,不绝增加的财务承担和创纪录的高额国债可能会使美国甚至全球经济陷入另一场经济危机。